推荐期刊
在线客服

咨询客服 咨询客服

客服电话:400-6800558

咨询邮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学论文

江西萍乡地区傩庙建筑审美文化研究

时间:2019年12月20日 所属分类: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

摘要萍乡傩是赣傩乃至中国傩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文化系统主要由傩面、傩舞、傩庙构成。其中傩庙建筑是萍乡傩文化在物质层面的重要表现,是民间信仰、宗族文化和商贸活动综合作用的产物,具有丰富的建筑审美文化内涵。该文以建筑美学研究方法为基础,借鉴

  摘要萍乡傩是赣傩乃至中国傩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文化系统主要由傩面、傩舞、傩庙构成。其中傩庙建筑是萍乡傩文化在物质层面的重要表现,是民间信仰、宗族文化和商贸活动综合作用的产物,具有丰富的建筑审美文化内涵。该文以建筑美学研究方法为基础,借鉴宗教学、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对傩庙典型实例包括小枧傩庙、石洞口傩庙、德化庵等进行案例分析,指出傩庙单体形制一般采用当地天井式民居样式,在群体布局组成上包括庙宇、戏台、酒楼等固定元素。表现在建筑审美文化上,萍乡傩庙表现出在形态建构上的务实性态度,功能布局的娱乐性心理,以及空间意境的神秘性体验等特征。

  关键词萍乡地区傩庙建筑审美文化务实性态度娱乐性心理神秘性体验

建筑审美

  “傩”是巫文化的一种,起源于原始民族的自然崇拜和鬼神信仰,是一种世界性的、以驱鬼逐疫为目的的宗教活动。在中国,宋以前的傩仪以“以恶制恶”为特征,具有官方性质,是国家在季春、仲秋、季冬时举行的重大祭典,元代以后,傩祭仪式逐渐转到民间,并与节令习俗相结合,更具有酬神、娱人的色彩,至今以傩祭、傩戏、傩舞等形式活跃在许多传统村落社区中,其外在表现是通过面具装扮的仪式,象征“神灵附体”,以舞蹈、戏剧等表演形式象征“神力”驱镇鬼祟和不祥之物的过程。

  随着傩文化的发展和地方化,部分地区如江西、福建等省还形成了举行傩祭仪式、表演的特定场所空间,即傩庙建筑。在这其中,江西萍乡地区傩庙建筑形制完备,功能齐全,保存数量较多,具有典型范例价值,分析傩庙建筑产生的社会渊源和形制特点,继而总结其审美文化特征,一方面是在建筑学层面对傩文化研究的有益补充,另一方面也有助于丰富和深化民间信仰建筑的类型研究。

  1傩庙建筑的社会性渊源

  设立傩庙建筑以祀傩神是江西、福建等地傩文化的特征,尽管如此,在各地域傩文化中,傩庙并不是一个必备的要素。如贵州西北山区的“撮泰吉”作为一种较为原始的傩戏,地点一般选择在村旁山间的平地上,贵州东北土家族的傩堂戏,则在主家住宅中设置祭坛[1]。再如安徽池州傩,是在祠堂、堂屋、社坛、社树下等范围内活动[2]。

  总的来说,傩庙的设立与否、规模形制取决于地方傩文化的不同发展倾向,以及特定社会历史环境的影响,就赣西傩来说,其傩庙的普遍建立反映了以下社会渊源:其一,赣西傩有较为集中明确的神明崇拜,有助于祭祀建筑的独立化。在萍乡宜春地区,最普遍供奉的傩神是如前所述的“三元将军”,配祀祭祀主题包括驱邪逐祟、迎春娱乐等。除此之外,其他傩庙也有比较明确的崇拜对象,如欧阳金甲将军、傩神祖师、傩神太子等。而在许多其他地域的傩文化中,神明一般相对繁杂,如黔北傩堂戏的特点是“多神崇拜,神巫混杂”,“集多教神灵于一堂”[3],再如安徽贵池傩仪中的“请阳神”,意指请天上、地下一切神祗,比较来看,过于宽泛的神谱显然不利于傩庙的建立。

  其二,赣傩深受地方血缘宗族影响,具有稳定的信众来源和经济基础,活动场所易趋于固定化。吴珂指出,“江西的傩庙不仅为家族所有,由家族管理、守护,大姓望族一般有几乎平行于宗族血缘系统的傩庙…杂姓有几家甚至几十家共建傩庙”[4]。如1935年《昭萍志略》载:“傩神庙在西区者五:一,诗家山,吴姓建;一,刘家州刘姓;一,竹山下;一,黄家坊;一,高车又愈佳坊,明末,地主彭姓建;清初,彭段二姓重建。在北区者二:一,石洞口;一,小枧,均庙貌崇隆。”[5]

  这其中既有单一姓氏的宗族建庙,也有多家宗族共建的,后者如小枧傩庙,就由李、方、张、何等姓氏合建,小枧傩庙又名遵宣一祠,其所在的上粟县有第二公祠、第三公祠等,一祠对应十甲,一甲又对应一自然村落,从而使祠庙与村落宗族联系起来,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傩庙建筑的规模。其三,赣西傩庙不仅在特定的节庆时间举办活动,在日常生活中也发展成为了村民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中心。“在萍乡民间,百姓无论是新屋落成、乔迁新居,还是生子作寿等,只要逢迎喜事,都会举行傩事即‘喜傩’活动,敬傩神,演傩舞,增加喜庆氛围”[6]。

  傩庙也影响到村民的经济活动,作为一个神圣场所,其周围进行的买卖交易应该是诚信无欺的,加之每次傩事活动的举行吸引大量的人流,因此傩庙周边往往进一步演变为墟市。如小枧傩庙附近就形成了每月初二、初十二、初二十二的定期墟市,这也使得傩庙建筑的规模进一步扩大。

  2典型案例及傩庙形制特征

  赣西地区的傩神信仰以唐葛周“三元将军”为主,“三元”是神格化的先贤,指周代厉王时期的三位谏官唐宏、葛雍、周武。在赣西地区,供奉“三元将军”的傩庙分布广泛,有“五里一将军,十里一傩庙”之称,20世纪50年代初萍乡有庙52座,至今保存20余座,这里列举小枧傩庙、石洞口傩庙、德化庵三座较为典型的傩庙建筑分析探讨,并总结其形制特征。

  2.1小枧傩庙

  小枧傩庙位于杨岐山脚下,起源于晚唐,庙址屡经变迁,最早位于田心村棋下,宋代搬至石源村境内的仙帝庙内,明洪武年间(1374年)庙址又迁至田心村水口山,清代中期(1740年)毁于火灾,同年重建,保留至今。清同治十年甲戌(公元1874年)傩庙又有所扩建,主体左右两翼增加了观音殿与“古杨子庙”(现改名长山社)。小枧傩庙建筑群包括庙宇主体、风雨亭、广场、酒楼和厢房等。风雨亭设于庙前,但在20世纪50年代拆除,风雨亭对面是戏台,戏台与大殿轴线错开,并不相对,戏台与大殿之间是可容纳两千人的广场,两边为厢房和酒楼。

  庙宇主体坐东北朝西南,主体为砖木结构,硬山屋顶,设“三山式”马头墙,山面砖墙均承重。布局为三间两进,由前堂、天井、后殿三部分组成,内部为抬梁和穿斗混合式木构架,天井上方立有“百盏神灯”,后厅正殿顶部设有八边形藻井,藻井施以彩绘装饰,傩案上供主神唐、葛、周三大将军的樟木面具,并有其他面具配祀。

  2.2石洞口傩庙

  石洞口傩庙位于上栗县赤山镇丰泉村,始建于明代初期。建筑群由庙宇、风雨亭、戏台和酒楼组成,其中庙宇为明代遗构,坐西朝东,与小枧傩庙类似,主体采用砖木结构,用当地红砖砌筑,硬山屋顶,“三山式”马头墙。正面面阔三间,凹形门斗,门头上书“傩神廟”三字,前厅与后殿都由四方斗形天井采光,是石洞口傩庙建筑空间的特别之处。神坛上供三元将军之首唐玄面具。庙前有近年重建的风雨亭、戏台,均为歇山屋顶,虽为重建,但气质尚可,与古建筑较为协调。

  2.3德化庵

  德化庵傩庙位于下埠镇潭塘村,始建于唐代。庙建于一山坡之上,山坡下有一眼古泉,名“三元仙泉”,也受人供奉。傩庙现状主要包括庙宇和戏台、有较多部分新修,破坏旧观,但仍保留清初格局和部分构架,此外留有雍正四年铁香炉一对,道光时期铁铸钟一座。庙宇为硬山屋顶,设马头墙,前端为两次跌落,后部为三次跌落。

  平面格局为三开间,仅有一进,殿内无柱,以墙分隔,并形成前厅和后殿两个空间,前厅顶部天花做一缺口,屋面上局部不覆瓦,实现高位采光。后殿又分为三部分,中殿主祀三元将军,设有供案、神龛,顶部有八角形转六角形藻井,傩帐内保存傩面具21支。左右两殿配祀观音、包公,均设神像,值得一提的观音殿前还有一座“关圣帝君”小庙,可谓庙中庙,墙壁上均施以彩画。庙宇对面为戏台,戏台为新建,设有藻井。

  3赣西傩庙建筑的审美文化特征

  傩庙作为民间信仰类建筑,其审美特征蕴含在人们神明观念对建筑形态的感性表达中,赣西傩庙所主要供奉的“三元将军”是中国广泛存在的三元崇拜的表现形式之一,历史渊源悠久,且“三元”与“三官”多有渗透结合,正如赖全指出,“道教徒把‘三官’信仰和‘三元’这一概念结合起来,丰富了‘三官’这个宗教符号的内涵”[7],因此三元将军庙在其他许多地方也以三官庙的形式存在,不同的是,赣西此类庙宇具有“傩”的精神内核,表现出特定的建筑形态和审美关系,总的来说,可以归纳为三个层面,即建筑形态建构的务实性态度,建筑功能布局的娱乐性心理和建筑空间意境的神秘性体验。

  3.1建筑形态建构的务实态度

  有别于佛教徒对于超脱轮回的虔诚信仰、道家方士对于羽化登仙的执着修炼,民间老百姓的泛神崇拜多务实通俗,在现世生活中祈求趋吉禳凶,避祸求福。陈志华先生写道,“汉民族文化的基本精神是功利主义的实用主义,这种精神也主宰着汉民族的泛神崇拜,使它极具功利色彩,有明确的实用目的”[8]。

  在赣西的民间信仰中,人们供养“三元将军”等神明,这些神明相应“实现”人们的愿望,人神关系由此建立在现实主义的互惠基础之上,而非追求来世和天堂的宗教迷狂,表现在人们为神灵所建造的居所——傩庙建筑中,其规模和尺度往往颇为适度。在上文列举的三个实例中,可以看到傩庙一般采用民居样式,而非官式做法,形制都不超过三间两进,可见这些傩庙不以炫耀神明的荣耀为目的,表现出傩神信仰中的务实性态度。这种务实性态度还表现在和其他神明的合祀上,由于神明都有特定的职司,往往会出现主神所不能满足的功利性要求,这就需要请来其他神明进行补充。

  朱永春先生指出,“民间信仰不具有排他性,故民间信仰祠庙能容不同门派的神祗于一堂”[9],如小枧傩庙左为观音殿,右为长山社(祭祀当地社神),表现在建筑上是两翼毗连各增建了一座庙宇,德化庵则是在同一建筑空间内明间祭祀主神,次间祭祀观音和包公,如此还不能满足所有需求,又添了间“庙中庙”关圣殿。值得注意的这些增添在建筑形态上都属于并列关系,而非中轴线上的延长,正因为各个神明属于不同系统,互不从属,仅有主次、而无尊卑,因此不会像佛教等宗教建筑在中轴线上安排不同等级的殿堂。傩庙通过并列的方式和其他类型信仰相结合,显然非常灵活地满足了民众多方面的要求。

  3.2建筑功能布局的娱乐心理

  赣西傩庙都设有戏台、空屋场,布局完整的,往往还设有看戏的酒楼。可见演戏看戏是傩庙建筑的主要使用功能之一,在傩祭诞生之初,具有表演性质的巫术仪式就伴随而生,这时傩祭中有关鬼神的信仰甚至还未产生,因此傩祭中的观演空间实际上是先于信仰空间而存在的。陈泳超认为,“傩的本义是专指岁末进行,以驱镇巫术为主要手段的象征性逐疫活动”,古傩既非“酬神”,也非“娱人”,但已有仪式表演的要素,如周代傩仪:“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以索室驱疫”[10]——《周礼·夏官》入唐以后,傩仪开始具有明显的酬神性质,而到宋代,傩仪的戏曲化倾向进一步加强,娱人的色彩已非常突出:“至除日,禁中呈大傩仪,并用皇城亲事官,请班直戴假面,绣画色衣,执金枪龙旗。

  教坊使孟景初身品魅伟,贯全副金镀铜甲,装将军;用镇殿将军二人,亦介胄,装门神;教坊南河炭丑恶魅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共千余人”[11]。——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元明清时期,傩仪由官方转到民间,这时候关于鬼神的信仰已经淡化,娱乐的气氛更加浓厚,时人写道,“巫师戴面舞傞傞,岁晏乡风竞逐傩”[12],这种娱乐化倾向一直延续到今日。总结来看,早在傩祭发展的第一阶段,具有观演性质的场所空间就已经产生,但远未有固定的形式,而在第二阶段,酬神成为傩祭的主要内容,观看与表演的主体实质上都是神明,并不需要物质化的观演空间,在第三阶段中,“巫傩歌舞逐步融入杂技、巫术等内容,扮演因素、表演因素也增多了,并与其他地方戏种有所借鉴与交流,甚至出现了傩、戏杂陈的局面。”[13]

  这一阶段,以“娱人”为主要目的的傩祭促成了物质化观演空间——戏台、广场、酒楼等建筑要素的实现。神明作为观看者这一内涵在形式上沿袭下来,因此戏台和庙宇是需要相对而设的,但轴线错开,以免冲撞。而凡人作为实质上的观看者,促使观演空间的功能不断丰富细化。在赣西的大多数傩庙中,戏台不管旧观或重建,都是飞檐翘角,造型华丽,内部天花以藻井装饰,并优化声学效果。酒楼设厨房、男宾、女宾层等分区,功能齐备,每当傩祭举行时人们都大摆宴席,饮酒狂欢,和西方狄俄尼索斯式的酒神精神颇有相通之处。

  3.3建筑空间意境的神秘体验

  赣西傩庙作为民间信仰文化的组成部分,其建筑和空间形态实际上也反映了当地人们对神灵居所的想象,或者说,反映了人们对世界构成的认识,陈跃红认为,“傩’使得人力上升(回到万物)神灵降至(天人合一),于是鬼疫消除,人界平安。可见‘傩’既是两界相分的产物,同时也是彼此互通的象征。总之,‘傩’的存在证明着两个世界的存在,即在人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隐秘的世界”[14],傩庙毫无疑问正是对这种“隐秘世界”的具现,其形式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和地方性特征,尤其与中国从原始社会就已开始存在的“洞穴信仰”关系颇为密切。

  洞穴信仰对于道教建筑和民间庙宇有着深刻的影响,“人们相信洞穴具有使人通于天地、‘反其所生’、回归到‘太一’的功能。同时,还与地母崇拜及灵魂不死成仙信仰密切相关”[15]。在赣西萍乡等地,傩祭仪式开始时人们将傩神面具置于轿中,从庙中抬出,称为“出洞”,结束时则欢送傩神“封洞”,可见傩庙正是洞穴的象征。洞穴的实质在于其内部空间,因此其外观形式可以朴实无华,而建造庙宇不大兴土木,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减少对大地母体伤害的思想。

  从具体形式上看,大多数傩庙仅有一个石框门洞,有的如石洞口傩庙还做凹形门斗进一步加强洞穴的意象,庙宇外面阳光强烈,内部则昏暗幽深,象征着世界的两分。相对于外部形态的弱化,内部空间处理则成为傩庙建筑的重点,赣西傩庙多为天井式建筑,在小枧傩庙中,天井将室内空间划分为前殿和后殿两部分,并通过光线的明暗交替,进一步区分了人神之间的空间界限,如吴珂描述说,“主殿的前殿和天心的空间是拜神和祈福的场所,通过光作用,空间飘忽不定,增添了神秘色彩,后殿为傩神空间,昏暗的光线中使得空间不可度量。”

  ①此外,大多数傩庙正殿设多边形藻井,如小枧傩庙为八边形,德化庵为双层,斗八转斗六。藻井除了增加装饰,隆重气氛外,其近似洞口的形态应也有其象征性意义,联系前面提到的洞穴信仰,“洞”同“通”,象征沟通天地、人神两界,这一点在石洞口神庙中表现的最为突出,在该建筑中,位于前殿和后殿的两个四方形斗形天井代替了封闭的藻井,从上窄下阔的天井中进入的漫反射光线洒在正殿供奉的唐玄面具上,光线扑朔迷离,面具古朴粗犷,营造了神秘、玄奥的空间气氛,令人情不自禁萌生顶礼膜拜之情。

  结语

  萍乡傩庙建筑的产生与发展是民间泛神信仰、地方宗族结构、商业经济活动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表现在建筑审美文化上,傩庙的建筑形态建构具有务实性,功能布局具有娱乐性,空间体验具有神秘性色彩,这其中,空间意境的塑造与道教思想颇有渊源,萍乡所在的赣西地区自古道教文化发达,境内武功山为道教胜地,道观建筑不可避免地对傩庙建筑产生了影响,对这二者之间的联系及相互作用将在后续研究中进一步探析。

  相关论文范文阅读:论审美能力的理论建构

  摘要:审美能力是美育理论中极具特色的范畴。以往对审美能力的理论建构大都以分析心理要素的方式进行,但在范畴的架构上存在着些许差别。为推进审美能力的理论建构,采用新的方法与视角是必要的,结构主义方法、心理动力学、审美发展研究、神经美学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